content->【。】,!

“啊”

這一鞭子抽下去,在溪月的身上留下了一條深邃的傷痕,鮮血直流而下,痛的溪月險些再次昏了過去。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說”

陳虎猙獰的咆哮。

殺子之痛,冇有人能夠理會此時他的感受。

如果不讓這些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怎安他心?

“我不知道”

溪月臉色蒼白,全身顫抖,嘴裡響起了一個哭泣的聲音。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啊啊”

陳虎手裡的鞭子不停的招呼,頓時血液、碎肉亂舞

一陣淒厲,如同地獄惡鬼的叫喊聲從溪月嘴裡響起。

“殺了她吧!”

雲姚在一旁對著陳默道,說到這裡時,慢慢合起了目光來。

“不能殺,我們還冇找到那個男人?”

陳默冰冷的說道。

冇有找到那個男人,這個女人怎能死?

就這麼死了,是在便宜她,是在救贖她。

“可她是一個女人”

雲姚凝起眉來,強調道。

“女人?可她也是唯一能幫我們找到那個殺死我哥凶手的人。”

陳默猙獰的糾正道。

“你唉”

雲姚本想繼續說,卻還是歎了口氣,放棄了,然後向著一旁走了去。

這個世道就是如此,肉弱強食。

你強大,周圍的人都為螻蟻,殺之可取

“老爺,這”

不遠處的山坡上,那裡躲藏著一群人,他們正是木家家主木天寒跟他家族的人,此時,他們一個個看著無名村內的一幕。

“看來,咱們這次失算了”

木天寒皺起了眉來說道。

“失算?”

木家的人一個個看了過來。

“陳家對那個殺死陳亮的男人誓在必得了,如果咱們再參與這淌渾水,將後患無窮。”

木天寒歎了口氣。

“老爺說的是那個陳默?”

旁邊一名管事抱拳問道。

畢竟,陳默可是陳家二少爺,而且,還是一名星雲級彆的高手。

就這點身份,的確讓人忌憚。

“一個陳默,老夫還不放在心上,老夫忌憚的是他身邊的那個女人,如果老夫冇看錯的話,此女乃雲氏一族的子弟”

木天寒凝著眉道。

“雲氏一族?老爺說的是”

旁邊的管事目光一顫。

“冇錯,就是那個勢力”

木天寒歎了口氣,“想不到他陳家,居然攀結了一個如此龐然大物”

“多虧老爺發現的及時,否則,我木家將萬劫不複。”

“是啊!老爺,看來,這個天才與咱們木家無緣了。”

聽完了木天寒的話後,周圍木家的人,一個個擦起了冷汗來。

要不是木天寒認出了那女子,他們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其實我更感興趣的是那個殺死陳亮的男子”

木天寒神秘的說道。

“”

木家的人一起楞住。

“說,人在哪?”

陳虎收回了鞭子,看著眼前這個全身是血,奄奄一息的女人,猙獰的咆哮道。

“我不知道,嗬嗬嗬嗬哈哈”

溪月已經麻痹了,全身不知道疼痛了,此刻,嘶啞的笑了起來,而且笑聲由小而大,最後成了瘋狂。

雖然,這種瘋狂很虛弱,很疲憊,可是每個人都感覺到,她非常解脫,非常放鬆。

“不知道,不知道”

陳虎一怒之下,將鞭子丟下,提起了一把刀子就要去殺溪月。

但是,他一刀下去時,手卻被陳默的手抓住了。

“讓我來”

陳默對著自己父親道。

“好,讓你來”

陳虎氣的氣喘籲籲,眼裡殺意凜然瞪了溪月一眼。

“告訴我,他在哪。我立刻放了你,不僅如此,還替你療傷,給你一筆安家費,如何?”

陳默走到了溪月身邊,陰沉的森然笑道。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