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雲姚冇有去回頭,而是轉過身去,向著外麵走了去,這一刻起,她算是看透了陳默了,她也知道,自己跟陳默是冇有可能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修者講究心善,而他內心卻如此歹毒。

“嗡”

雲姚即將走出村子一刻,一聲劇烈的顫抖聲從林子深處響起。

這一聲顫抖下,她手裡的寶劍劇烈抖動了起來。

“這是”

雲姚臉色大變。

“唰”

她發現自己的寶劍脫離了劍鞘,以極快的速度向著村子裡急速飛了去。

“怎麼怎麼可能”

雲姚臉色蒼白到了極至,頭腦一片空白。

她看到了什麼?

她剛纔看到了什麼?

一聲劍吟,對,就是一聲劍吟,一聲劍吟下,她的寶劍脫離了劍鞘飛走了。

這這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附近有高手,而且還是很強,強到無邊的高手

記得小時候,家族一位老人說過,星空中的劍道,並非馭劍飛行,也手持一劍殺人於千裡之外。

而是以意馭劍

以前雲姚不明白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但是此刻,她懂了。

“難道”

想到了這裡,雲姚腦海裡聯想到了一個非常恐怖的可能

“啊”

溪月雙眼一片血腥,血液順著雙眼流出,臉上更是出現了無數道血痕,一聲聲如此厲鬼一樣的痛苦叫聲從她嘴裡響起。

可是,這個時候冇有人憐憫,冇有人多說半句話,更冇有人多看幾眼,任憑她嘶啞的呐喊。

“既然,你不說,那就給我死吧!”

陳默麵色扭曲,猙獰的看著這個連狗都不如的女人,然後伸出了匕首,向著溪月的脖子處抹了過去。

殺人對他來說,比踩死一條狗都要容易。

眼前一個如螻蟻一般的女人敢違揹他的意誌,這簡直是莫大的恥辱。

他的匕首貼到了溪月的脖子上一刹那,空氣中,一陣劇烈的顫抖聲響起,這一聲顫抖聲過後,陳默發現,自己手裡的匕首也跟隨著顫抖了起來,而且,手裡的匕首完全失去了控製,就好像被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控製了一樣。

“什麼?不好”

“咻咻”

陳默大叫不好時,手裡的匕首忽然向著他的腦袋飛射了過來。

還好他修為高深,快速一閃,這才閃躲開了匕首的襲殺。

“噗嗤”

“啊不”

陳默剛閃躲開一刻,身後的空氣一顫,十幾把寶劍飛來,頓時鮮血一噴灑,十幾名家族子弟,直接死在了這些飛來的劍下。

“這667470c8”

這忽然之變,讓陳默內心湧起了一股強烈的恐懼。

對,就是恐懼。

這股恐懼完全占領了他全身,讓他連呼吸的勇氣都冇有。

他很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為何剛纔的武器失去了控製,還對他們展開了攻擊。為何,這種感覺會如此激烈?

此刻,不僅是他,還是陳家僥倖逃過那些劍攻擊的人,都一個個臉色蒼白,左顧右盼,眼裡充滿了恐懼,如同身臨地獄,無法自拔一樣。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