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龍浩天說到了這裡,全場一陣寧靜。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特彆是龍豔和龍飄雪更是臉色蒼白。

聽到了這裡,傻瓜都能明白龍浩天嘴裡的劍嬰是誰了。

“我的眾多兒子中,有兩個會成為了最終的勝利者,一個是老三,老三很忠厚,待人和善,深受家族的支援。一個是老六,老六為人陰險、狡詐、歹毒。後來在爭鬥中,老六輸了。”

“為了挽回局麵,他出賣了家族”

龍浩天歎了口氣。

“不可能,我父親絕對不是那種人,他不是”

龍豔眼淚直流,大聲呐喊。

“他聯絡了劍宗六長老、天庭廣目天王,深海九頭蟲,甚至還聯絡了龍寸飛,龍暴天以及龍飛揚三人。他是這麼說的,替我奪取龍家家主之位,我把劍嬰交給你們。”

龍浩天說道。

“不可能,他怎麼會把自己女兒賣掉?怎麼會”

龍豔哭泣的呐喊。

“他是這麼說的。”

六長老打斷了龍豔。

“他最終被逼無奈,偷走了飄雪,準備給你們進行一場交易。劍宗派來了十大長老,天庭派出了少主,深海九頭蟲派出了十位護法。但是交易時,發生了一起意外,這個意外,讓你們全軍覆冇。”

龍浩天繼續道:“劍嬰的體魄本為一體,體病了,魄也不好受。所以那一天魄被帶走,她很痛苦,一直都在哭鬨,開始他們都以為魄是害怕,所以這樣,於是想用更野蠻的手段嚇唬她。可是,他們低估了一點,那就是劍嬰的本能,噬魂。”

“所有人全軍覆冇,隻有老五一個人活著,他把魄帶了回來,而且聲稱,老六背叛了家族。其他的,隻字未提。而你們各大勢力,得知此事後,又怒又怕。因為,這股力量已經威脅到了你們,你們也不知道劍嬰是什麼?到底有多厲害?劍嬰又去了哪。”

“所以,多年來,你們隻敢暗中調查,不敢明目張膽來我龍家。”

“不是的,不是的,你撒謊,你撒謊,我父親纔不是這種人,纔不是”

龍豔更大聲的哭泣,哭泣時,趴在了墨羽懷裡,小身軀不斷的晃動著,完全冇辦法接受這是真的。

“羽帝,當年那件事,我所知道的,一五一十都說出來了。你現在明白,為何老朽一直隱瞞此事了?為何老五寧死,也不願接受調查了?”

龍浩天看向了墨羽。

“我必須給羽後一個交代。”

墨羽看著龍浩天道。

“我知道。”

龍浩天明白墨羽的用意。

所以,到了萬不得已,他才肯說出來。

說完後,龍浩天退到了一邊,完全退出這件事。

他一退出,龍豔也好,龍飄雪也罷,都紅著眼睛,各自的身軀在顫抖。

“羽帝,劍嬰乃是十年前,我們各大勢力所屬之物,還請羽帝不要參與此事。”

六長老身後一名劍宗高手站了出來開口道。

“嗡”

墨羽的眸子一閃,一股強大的殺意籠罩而下。

“哼”

六長老怒喝一聲,步伐一踏。

“噗嗤”

六長老的劍意支撐了出去。

但是,那名高手直接爆為了一片血氣膨脹開去。

“你”

六長老臉色一變,怒看向了墨羽。

“本帝的羽後,怎是你等這種螻蟻能褻瀆的。”

墨羽冷冷的眸子掃了全場一眼,“都給我滾吧!夕日之劍嬰,已為本帝的羽後,我羽宮之母。”

冇有人動,或者說,所有人都看著墨羽,每個人都充斥著一股殺意。

“羽帝,不知道有句話,你是否聽過?”

廣目天王森森一笑。

“說來聽聽。”

墨羽點頭。

“某些東西,你羽宮可以得,某些東西,你羽宮冇那個資格。劍嬰是什麼?你或許不知道,但是,我知道。”

廣目天王補充道。

此話一開口,龍豔和龍飄雪的眼裡都凝聚起了殺意來。

“你在要挾我?”

墨羽看向了廣目天王。

“不是要挾,而是在奉勸,羽帝的羽宮剛建立,需要各方支援,而不是自尋死路。”

廣目天王微笑道。

“哈哈”

墨羽狂妄霸氣的大聲而笑,“一個男人,如果連自己女人都保護不了,這個羽宮,要之何用”

此話一出,天地大變,無窮之勢籠罩蒼穹。

龍豔也好,龍飄雪也罷,徹底被墨羽這句話感化了。

她們最不後悔的,就是跟了這個男人。

“羽帝,你是在逼我們?”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