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唰”

光柱逐漸的收回,重新回到了夢魘之內。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回到了夢魘之內後,一切似乎都寧靜了,一切似乎都太平了。

但是,在這種寧靜之下,夢魘的蓋子慢慢拉開,一個男人從夢魘之內行走了出來。

這個人正是墨羽。

與之前稍微不同的是,墨羽的肩膀上扛了一塊石碑,石碑全體血紅,甚至隨時還在滴著鮮紅的血液,在石碑上,出現了兩個字。

鎮天。

冇錯,就是鎮天碑。

七大主神鎮壓墨羽時,雙雙毀了鎮天碑。

而此刻,墨羽卻煉出了一塊鎮天碑。

“這”

龍飄雪看到了墨羽肩膀上那塊石碑一刻,內心湧起了一股恐懼。

那股氣息,那股感覺,簡直太恐怖了。

恐懼到,讓她呼吸都顯得幾分困難。

“它叫鎮天碑,鎮壓天地萬物一切,包括蒼穹。”

墨羽看到龍飄雪的樣子,解釋道。

“感覺如何?”

墨羽補充了一句。

“很強,非常強。比無神都強。”

龍飄雪鎮重的說道。

眼前這塊石碑,已經駕臨在了星空任何一件神器之上了。

“那就好”

墨羽淡笑的歎了口氣。

“小豔呢?”

墨羽發現龍豔不在。

“你閉關期間,羽宮傳來訊息,天道盟之主對你發出戰書,所以,她先一步回去了。”

龍飄雪回答道。

“天道盟?”

墨羽皺起眉來。

“是的”

龍飄雪點頭。

“也罷,既然他們天道盟想死,那休怪我無情了。走,我們回去。”

墨羽招呼了龍飄雪一聲。

同時,將夢魘收進了身體內,兩人一起消失在了煉神島上。

“血煉樓主,這個恩情,我墨某記下了,來日若有所求,可來我羽宮,隻要我墨某能辦到的,定當鼎立相助”

墨羽和龍飄雪離去一刻,墨羽的聲音迴盪在了天空之上,久久流傳。

“羽宮?莫非莫非此人是羽帝?”

“冇錯,一定是羽帝,一定是”

“羽帝?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煉出一把聖器出來。”

“可怕,可怕太可怕了。”

“羽帝掌有聖器,當今天下,誰還是他的對手?”

“剛纔,他說什麼?天道盟之主挑戰羽帝?決戰在羽宮之上。”

“冇錯,就是這句話,走,我們立刻前往羽宮,觀看此戰,此戰絕對驚天動地。”

“說的對,我們上路。”

“走”

墨羽和龍飄雪離去前留下的一些話,引起了一陣轟動,更有無數高手,快速向著羽宮的方向飛了去。

“羽帝,原來他就是羽帝”

血煉終於明白了。

雖然,冇能拉攏羽帝。

但是,有他這句話,足夠了。

“看來,我也得前往羽宮走走了。”

血煉笑了笑,也向著天空之上飛了去。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

紫顏的拳頭緊握,激動無比。

她終於明白,這個男人是誰了?

原來,他就是羽帝。

傳說中羽宮的主人。

“我要嫁給他。”

紫顏雙眼堅定。

“”

旁邊的紫夕立刻看了過來,眼皮子眨了8e51103b眨。

“走,我們去羽宮。”

紫顏拉起了紫夕就走。

羽宮。

皇宮之上,那裡站著一個老者,老者正是天道盟之主,無源天尊。

此刻,無源天尊合著目光,雙手負在身後,傲視蒼穹。

而在羽宮四麵八方,則是圍滿了人山人海,一個個看著羽宮的方向。

等待這一戰。

一個是星空的新秀,羽帝,一個則是星空第一大勢力,星空之主,無源天尊。

這一戰,註定驚天動地。

這一戰,註定轟動星空。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