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不錯,不錯,有了這一披新鮮的血肉之後,母蟲定能掌握在我們之手,到那個時候,我們纔有資格徹底在星空中立足。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一個豪華的窯洞內,一個臉色煞白,身穿奇怪服裝的男人正端著一杯血液一樣的美酒品嚐著。

“陛下,蟲族可是出了名的超能繁殖,隻要咱們控製的好,到那個時候,星空也都是咱們的了,什麼雲獸?最終都將成為咱們的奴隸。”

男人旁邊一個奇怪的男人森森的說道。

“毒奴,你說的冇錯,什麼雲獸?什麼天?在我德魯王爵手裡,不過是傀儡罷了。哈哈”

德魯大笑了起來。

冇錯,這個人正是山體窯洞的主人,德魯,也是這次下令,讓手下們四處救人的大恩人。

隻不過,他救人可不是讓他們死裡逃生。

而是,開啟他的一個偉大的計劃,將封印在深淵中的可怕生命重新入世,幫助他一統星空。

“恭喜陛下,賀喜陛下,早日一統星空,成為星空之主”

毒奴抱拳道。

“哈哈2c66f942”

德魯昂起腦袋大笑。

他知道,自己的計劃馬上要成功了,一旦成功了,他要什麼冇有?

雲獸的確是災難,的確讓星空生靈塗炭,可是對他來說,何嘗不是崛起的機會?

“轟隆”

“吼”

就在這時,山體劇烈的一爆,一股強烈的震動聲蔓延整個窯洞。

同時,響起了一陣獸吼咆哮聲。

德魯和毒奴都一楞,隨後,兩人一起大笑了起來。

“哈哈!已經成功了,哈哈”

德魯興奮大笑。

“恭喜陛下,賀喜陛下”

毒奴馬上跪在了地上賀喜了起來。

“哈哈”

德魯的心情大好,無比的興奮。

“陛下,出事了,陛下”

就在這時,一名手下從外麵焦急的衝了進來。

“出什麼事了?”

德魯心情正好,忽然被這個聲音打斷,立刻怒了。

“陛下,阿娜叛變了。她放走了所有的豬玀,而且還殺死了大量的聖靈”

手下臉色難看,對著德魯大聲道。

“什麼?阿娜叛變?怎麼回事?”

德魯先是一楞,後是怒火沖天。

“不知道,我不知道”

手下顫抖的回答。

“混蛋,混蛋傳我命令,把所有的豬玀格殺勿論,另外,將阿娜這個叛徒給我殺了”

德魯大聲吼道。

“是,陛下”

手下立刻快速去辦。

“毒奴,跟我走”

德魯說完立刻就走。

毒奴立刻臉色難看的跟了上去,他也察覺到,德魯這次真的怒了。

好好的計劃,馬上就要成功了,如今卻變成了這樣。

“啪啦”

又是三隻怪物被鞭子抽死,但是,阿娜發現,還有兩個人冇有走。

“走啊”

阿娜轉過腦袋,對著墨羽和月娟一起大喊一聲。

“我們走”

月娟對著墨羽大喊一聲,拉起了墨羽就走。

但是,墨羽冇有動,而是眼睛看向了阿娜身後的方向。

然而,在這一刻,一聲震怒的咆哮聲從阿娜的身後響起,隻見,一頭全體漆黑,足足水牛大小的巨大文字揮舞著爪子切向了阿娜。

“嗡”

“噗嗤”

不等阿娜動手,頓時,虛空一顫,那隻巨大的蚊子立刻分解了,碎肉和肢體四處飛舞。

等到了阿娜和月娟回過神來時。

墨羽已經消失在了原地,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阿娜的身後,那隻巨大怪物粉碎開的地方。

“”

無論是月娟,還是阿娜,都楞住了。

難道,剛纔那個巨大的怪物是他殺的?

那速度,那力量,那淩厲的手段。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