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唰”

所有人準備妥當一刻,林琳控製了劍體在虛空中切開了三道縫隙,三道縫隙代表著三個不同的空間。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空間切開,小葵直接將懸絲拉開好空間,保持固定的姿勢。

“動手”

葉子和小欣一起化為了一道光芒,以極快的速度朝著一條通道內快速衝了進去,進入到了通道內一刻,兩姐妹第一時間化為了人皇,以強大的人皇之力支撐著通道,讓原本即將熄滅的通道,直通直入。

墨羽冇有停留,以極快的速度,快速向前衝了上去。

“嗡”

衝入到了通道內一刻,墨羽感覺,自己來到了一片金黃的光世界,裡麵一片金黃,冇有天空,冇有地麵,甚至什麼都冇有。

隻有光明。

但是,這片金黃的光芒中,出現了一個島嶼,島嶼上載了一棵樹,樹很大,很蔥綠,成為了這個金黃世界中唯一的生機。

墨羽冇有多想,直接向著大樹的方向飛了去。

靠近一刻,墨羽發現大樹下擁有一個人,一個女人,一個在刺繡的女人,女人不知道刺了多長時間,地上一副副刺繡。

“”

墨羽落到了大樹下,整個人楞住了。

同時,那個刺繡的女人也停了下來,呆了一下,看向了墨羽。

他們都很驚訝。

“你終於來了?”

女人露出了微笑,看著墨羽。

“你你怎麼會在這?”

墨羽的神色一陣蒼白。

冇錯,這個女人正是當年封印在血河中,十八層煉獄中的女人,她叫先知,冥帝的親母。同時也是墨羽在上古時期的結髮妻子。

後來,冥帝反抗墨羽,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名,她甘願跟兒子一起封印在十八層煉獄中受苦。

但是現在,先知居然來了天界。

而且,還封印在這樣一個地方?

怎麼回事?

到底怎麼回事?

“我一直都在這,從未離開,也未改變。”

先知儒雅的笑了笑,站了起來,讓出了凳子給墨羽坐下。

“你太累了,休息一下吧!”

先知笑了笑,讓墨羽坐下。

“我時間不多,得趕緊離開這裡,我帶你離開。你好好的給我解釋清楚”

墨羽嚴肅看著先知道。

先知冇說話,而是笑了笑,看著墨羽道:“你在尋找答案?”

“對”

墨羽點頭。

“彆再找了,答案已經不重要了,有時候,知道了答案,對你並冇有好處。”

先知感歎了口氣,然後手從地上拿出了一張圖,此圖為洛河圖。

“當年,為了進入星空,你的那張洛河圖毀了,我為你繡了一張新的,拿著吧!對你很有幫助。”

先知將這張嶄新的洛河圖遞給了墨羽。

墨羽楞住,不明白的眼神看著先知。

他感覺到,這張洛河圖纔是真正的精髓。

但是,他不明白,先知到底隱藏了什麼?

為什麼不願說?

“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

墨羽抓緊先知的胳膊,大聲道:“為何上一次見到兒子時,他卻說答案就在無空界?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無空界?”

墨羽提到了無空界這三個字時,先知臉色狂變。

“不可能,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不不”

先知如同著了魔一樣,臉色蒼白,不斷的後退,敞開了嗓門,大聲的尖叫了起來。

“小莎,你怎麼啦?”

墨羽抓住了先知,大聲道。

“不要找了,求求你,不要尋找答案了。你踏入星空的那一刻起,就是一個錯誤,你不能繼續走下去,否則,你身邊的人都會出事。你到現在還冇發現嗎?一切都已經變了,你身邊出現的人也罷,當年的人也罷,都以重新的角色出現在你麵前了,如果繼續向前走,所有人都會死的。你明白嗎?”

先知怕了,徹骨的怕了。

特彆是墨羽提到了無空界一刻,她才真正意味著一件怎樣的事情即將誕生。

“我想知道,你到底在害怕什麼?因為你兒子的事?還是其他的人?”

墨羽抓住先知,大聲吼道。

“你還不明白嗎?當年,我也去了星空,但是我又回來了”

先知對著墨羽大聲道:“所謂的星空,隻不過是一個騙局”

墨羽楞住,頓時不知所措了起來。

星空是一個騙局?

她卻說,星空是一個騙局?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