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手握的巨劍的墨羽就像是曾經開天辟地的魔神,隻是一個人挺起胸膛站在那裡就已經有了千軍莫敵的氣勢。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那一隻驚天的巨獸若是昂起頭來足足有千米高,但就是在這一上一下,一個俯視,一個仰視之中,那個巨獸卻像是比這個健壯的男人矮了一頭。

巨獸低下頭顱,對拿著巨劍的男人咧開了嘴,沾染著血絲的牙齒比墨羽還要高大,但墨羽神色不變,雙目緊緊地盯著巨獸如燈籠般的眼睛。

巨獸又怒吼一聲,吹起了墨羽的衣角。

“你可敢和我一戰!”墨羽略轉劍鋒,對映出一道寒光照進了巨獸的眼睛。

“好小子,這一份膽色就已經比周邊這些螻蟻強上許多。”那巨獸見恐嚇無用,反而縮回了頭顱,口吐人言道,“聞你身上的氣息,應是東勝神州之人,為何來我南瞻部洲?”

巨獸本無意殺生,他在此地大開殺戒的原因就因為那一柄巨劍。

若不是因為那一柄巨劍,這巨獸在此地歇息了這麼長時間,怕是這一片地區早已經變成了一塊死地。

“南瞻部洲?”墨羽驚疑,心道:想是當初出來之時在海上顛簸良久,竟是被海浪打的迷失了方向,本想去東勝神州,卻不曾想一路漂流來到了這南瞻部洲。

“原來你竟不知此地是為南瞻部洲。”巨獸呲牙一笑,又噴出幾縷令人作嘔的血腥氣,“也罷,就算你是東勝神州之人又如何,量那玉帝也不敢為一個小小的螻蟻開罪九天蕩魔祖師!”

墨羽正被那巨獸一句話弄得不知所措之時,那巨獸卻如偷襲般舉起巨爪從墨羽上方撲麵壓來。

“冇想到你如此巨大的身軀,竟然還做這等卑鄙之事。”墨羽絲毫不怯這巨獸的威壓,反而舉起巨劍來向著巨獸劈砍而去。

在一旁眾人皆是連連後退,包括德高望重的天心長老與雲長老。

笑話,這種程度的對戰,他們這些人又豈是是能夠參與到其中的?

難道他們忘記了?先前讓他們這些人手忙腳亂的不死山,在這巨獸一爪之下就化成了灰燼,連不死山山主也死在了這巨獸利爪之中。

他們這些人又豈敢去觸碰那巨獸的黴頭?

就算是他們真的覬覦那荒滅之心,但也要有著足夠的膽量與實力,眼下這神仙般的對戰,他們怕是連餘波也承受不了,不後退,難道等著被震死嗎?

“我做此事又怎算卑鄙,倒是你在戰鬥中出神,就算是死了也賴不到我!”巨獸的利爪突破了雲層,好似劈天之斧,帶著無雙的氣勢。

“既然你如此之說,那麼你死了也賴不到我!”墨羽大聲吼道,原本就已經使足了的力氣又再加註上幾分勁力。

那已經被去了鋒銳的巨劍,依舊圍繞著凜冽的劍氣,更有甚者,在這劍氣加註之下,這巨劍鋒銳程度還要往勝幾分。

在周圍圍繞著的那些人,再也不敢掩飾自己內心的恐懼,紛紛掉頭逃跑,甚至不管自己腳下踩踏的是土地還是同伴的身體。

人性的醜陋在生命的危機麵前一覽無餘。

“噌!”

“哐!”

兩道聲音在眾人的耳邊迴盪。

一道聲音很輕,不像是兵刃交加的聲音,倒像是有什麼東西被利刃砍了下來。

第二道聲音更是熟悉,那是重物墜落到地上所引發的巨響。

“怎麼會”很難想象巨獸燈籠般的眼睛是如何表達出驚恐的含義,但墨羽知道他此時的眼神就是恐懼。

“怎麼會,我的利爪怎會如6ba7b51f此簡單就被斬下”巨獸的話再也冇有了之前的那份底氣。

可以說,巨獸之所以如此猖狂,就是因為在這邊圍繞的這些人,冇有一個人能突破他的防禦。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那樣一柄看似樸實無華的劍,竟然能夠將他引以為傲的利爪斬下。

這意味著什麼?

這意味著麵前拿著那柄劍的男人可以殺死自己!

“小子!你那一柄到底是什麼劍?”巨獸的驚吼如同滾滾驚雷在這片天地間迴盪,連倉皇逃竄的人都被他這一聲驚吼所吸引。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