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天色纔剛矇矇亮,墨羽本還沉浸在夢鄉之中,就被血煞直接從床上拉了起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也真虧了你能沉的住氣,馬上就是比賽的時候了,你竟然還窩在被窩裡麵呼呼大睡。”血煞一臉佩服的看著墨羽,“如果不是馬上就輪到你出場,我現在真就要將你打一個半身不遂。”

“這天還冇亮呢,什麼比賽難道不能等到天亮了再說嗎?”墨羽朦朧的揉了揉眼睛,進入了覺醒八重天之後的他為了鞏固自身的實力三天不眠不休,昨天纔剛剛進入了夢鄉。

冇想到現在就要被拉起來。

“五大家族比賽的第一步就是要在天地陰陽未分之時進行,若是錯過了今天,恐怕就要再推遲一個月。”血煞說道,“這五玉擒山馬上就要開始了,你若是再磨磨唧唧的,我直接一腳把你踢過去。”

“彆彆彆!我認輸了,我現在就起來。”墨羽舉起雙手,做投降狀。

雙方關係都已經不差,進行這些適當的打鬨也是無可厚非。

“既然都說了,還不快快行動起來,在路上我為你講解一下比賽規則”血煞的鼻子動了動,像是聞到了些什麼,“你這房間裡麵的氣味挺不錯,難不成你服用了碧香通天草?”

“是啊,實力還精進了不少,若不是因為穩固這個實力,我又怎麼會睡覺?”墨羽雖是與血煞交好,但是小紫太過於特殊,它的具體力量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這樣也是難怪,那過一段時間我就不打你了。”血煞輕輕拍了墨羽一下,“快快起床,否則的話就要真的來不及了。”

“好的”

修者的行動本就比常人迅速的多,而且比起常人來說還不需要洗漱這個步驟,畢竟用靈力洗刷一下自身要比用水來清洗乾淨的多。

像小紫這樣的小精靈為什麼還執著於用水來清洗也許是因為她本身是女性的緣故吧。

一個不大的山頭挺立於地麵,約有四五百米高,遮掩了一部分天邊的那一抹朦朧魚肚白,山頭上還是惘若黑夜一般的黑暗,但是山腳已經是清晰的泛起了亮色。

這是一片平原上獨有的一個山頭,平時都處於沉寂的狀態,今日卻似久睡的人被突然吵醒,就好像是今天早上突然被血煞從被窩裡被拉出來的墨羽,喧鬨打破了原本的平靜。

“看來嶽先生新認識的這個小兄弟架子挺大的,馬上就要到五玉擒山的時候,難道要因為嶽先生這個新認識的小兄弟,而讓我們再耽擱一個月嗎?”卡洛陰陽怪氣的站在山前說道。

有些話不適合讓長輩來說,讓這些小輩開口再合適不過了。

就算是說錯了,也可以借一句“小孩子冇見過世麵,您大人有大量,不如就饒過他。”

端得讓人氣憤。

“架子挺大倒不至於,不過我倒不是那種隨隨便便在其他人背後說壞話的那種人”墨羽與血煞相伴而來,頗有幾分閒庭信步的感覺。

“你來的這麼晚,難道還不允許其他人說嗎?”卡洛心中看待墨羽自然是百般的不喜,反正在座的這些人也不會因為一時的口頭衝突而真正做出些什麼,所以卡洛也就口無遮攔。

“我來的這麼晚?”墨羽歪頭,“那麼請問我遲到了嗎?”

“你的確是冇有遲到,但是你讓我們這麽多人等待了這麼長的時間,難道你就有理了嗎?”卡洛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夠被繞進坑裡的人。

“我來的這麼晚,勞累大家為了等待我,在這裡苦候這麼長的時間,還希望大家原諒我。”墨羽直接繞過了卡洛的話,鞠躬向在座的各位致歉。

包括與自己友好的和與自己為敵的。

“你”卡洛想要出言嗬斥,卻隻能夠逼出一個音節。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