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墨羽見到他們兩個人第一眼時就已經知道自己要獨自一人麵對他們兩個。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原因無他就隻是見到伽斯與卡洛他們兩個人的神情,就已經知道他們兩個人一定有著什麼關係。

在周圍恍若水晶折射一樣的光芒映襯之下,三個人昂首站立,兩個人的目光聚集在墨羽一個人身上。

十六號與卡茨的目光已經漸漸變得淩厲起來,身體的周圍也開始颳起了一些風浪——這是經脈裡麵靈力運行的結果。

墨羽也不甘示弱,風浪已經在他的身體周圍穿行,漸漸形成了風旋。

他來到雲崗城就是為了磨練自己的實力而來,本來這裡麵發生的一切事情都與他冇有任何的關係,但是伽斯卻率先的糾纏上了他。

一個人的忍耐總歸是有些限度的,那伽斯在第一次被墨羽拒絕之後竟然冇有選擇收手,反而是更加變本加厲,這就讓墨羽心中煩悶。

在雲崗決鬥場時,墨羽依舊是壓抑做了自己心裡麵的憤怒,秉承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則,若是伽斯能夠就此收手也就作罷,大不了以後當做誰都不認識誰。

櫻家雖然也與伽斯打的是同樣的主意,但是櫻家卻是抱著與墨羽結交的心態來請求墨羽出手幫忙,墨羽對這種雙方平等的交易很是受用。

隻是伽斯竟然妄圖出手乾預,在言語之中竟然將墨羽認作了背叛他的奴隸,這又如何不讓墨羽感覺到憤怒?

那十八號的死亡就是墨羽對他的最後通牒。

若是你就此收手,那麼也就罷了。

若是你在一直執迷不悟下去,那麼嵌在牆上的那個十八號就是你將來的下場。

從現在看來,伽斯依舊是執迷不悟,竟然還吩咐自己家裡麵的人要在這種情況下對自己下手。

下手?

想要出手也要有著出手的實力才行。

若是放在以前,覺醒九重天的人我或許還要斟酌一番。

但是現在可不一樣了。

若是真的用儘全力的話,修說是覺醒九重天的人,哪怕是覺醒境界大圓滿的人也不在話下。

十六號伸出右手來,幽藍色的光芒象是液體一樣從他的手中向下滑落,就像是一堆粘液漸漸地向下流動,最後在還冇有觸及到地麵的時候固化,竟然形成了一柄長劍的形狀。

卡茨也不甘示弱,竟然先從自己的衣衫之中掏出來兩雙鹿皮手套戴在了手上,而後從自己腳上穿著的寬大靴子之中拔出來了兩柄匕首,匕首的刀刃上閃爍著幽幽的藍光,顯然是早已經被塗上了劇毒。

怪不得要提前戴上鹿皮手套

“看來今日的這一場戰鬥蓄謀已久,你們兩個人所做的準備也都麵麵俱到。”墨羽見到他們兩個人都用出了兵器,自己也就冇必要藏拙,海靈戒一閃,荒滅之心已然出現在了他的右手之中。

現在的荒滅之心還是那一服古樸巨劍的形狀,原本屬於劍的鋒銳已經被磨去,但劍身那龐大的軀乾還在彰顯著它的威力。

“就隻是拿著這一柄無鋒的大劍就想要從我們兩個人的圍攻之下逃脫?”十六號帶著嘲諷語氣說道,“你怕不是在進入這個地方的時候撞到了腦子吧。”

卡茨與十六號是同一陣線的人物,在這個時候自然也不會放棄f634616e打擊對手的機會,“這樣無鋒的巨劍你拿來乾什麼?難不成要像門板子一樣到處亂砸嗎?”

“門板子又如何?”墨羽看向荒滅之心,眼中是對他們兩個人無知的嘲諷,“隻要是力量夠強,就算是飛花摘葉都可以教你們兩個人輕鬆擊斃。”

“可惜你並冇有那樣的力量”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