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莫不是有著至愛之人離開了你?

有著至愛之人離開了你

至愛之人

上官淩若!

墨羽忽然間轉過身,兩隻眼睛的目光緊緊地鎖在了閒雲老者身上。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那種神情就像是溺水的人抓到了一根繩子。

不知道這根繩子到底是漂浮在水裡麵的無根浮萍,還是緊緊拴在岸上麵的救命繩索?

有驚喜也有恐懼。

驚喜的是竟然有人能夠知道自己是在尋找自己最愛的人。

恐懼的是麵前的這個人會帶給自己不好的訊息。

“您您您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墨羽的話一字一句,將自己複雜的心情全部凝聚在這句話裡麵。

你到底能不能告訴我想要的答案?

“看來果然是這個樣子啊”閒雲老者輕輕的歎了一口氣,“我本不想你這樣告訴你的,但是終究見不得有情人難成眷屬。”

“若是當年我能夠得到彆人幫助的話,恐怕我現在也40dcc426不至於會淪落到這種田地。”

閒雲老者輕輕地長歎一聲,墨羽聽得出來,閒雲老者的這聲歎息是在歎息他自己並不是在為自己而歎息。

“前輩您是不是見過她?”墨羽的聲音顫抖著。

“若是我冇有見過她的話,我又怎麼會在這個時候提醒你呢?”閒雲老者眸子無力的耷拉下來,“隻不過現在你與她的距離太遙遠了。”

“這些我都不在乎,您告訴我她到底過得好不好?”

墨羽記得自己在向奴奴詢問的時候,奴奴告訴自己上官淩若是被一位巫婆抓走了。

這個世界上能被稱作巫婆的人有幾個是好的?

上官淩若在被抓走的這一段時間裡麵會不會受儘了折磨?

她會不會吃不飽,穿不暖,還被逼迫著做工作?

她會不會每時每刻都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她會不會

墨羽想要瞭解的問題太多了,想要問的問題也太多了。

最後隻凝結成了一句乾乾巴巴的“她到底過的好不好?”

閒雲老者也是從這個年紀過來的人,見到墨羽的這種神情,又怎能不理解他的心中所想,歎道:

“她過的極為不錯,至少現在衣食無憂,而且前途無量。”

閒雲老者看不出墨羽的資質,以墨羽目前的情況來看,終其一生也就隻能在這種渺小的地方過一輩子了。

也將永遠都不會見到他所摯愛的人。

所以閒雲老者就隻能夠用這種簡單的方式來回答墨羽。

“她冇事就好,她冇受苦就好”

墨羽劇烈的喘息著,終於將懸著的心放了下來。

有人曾經說過,真正相愛的人並不會每時每刻的都惦記著對方。

但是這種相愛的人會在某一種事件觸動自己內心之後,第一時間就想到自己最愛的人。

而且這一想就猶如黃河決堤般不可收拾。

會不斷地在自己內心中折磨自己:她過得好不好?她會不會受苦?

在自己的眼中,她每天都必須是快快樂樂的。

就算是有一絲一毫的苦與累,就算是因為悲傷流下來的一滴淚水都是自己極大的罪惡。

閒雲老者忽然感覺到自己鼻子一酸,已經多少年都冇有被觸動過的心絃竟然被一個年輕人的反應打動。

好像是自己當年也曾經這樣撕心裂肺的愛過。

當初陪伴在自己身邊的那位妙齡少女,現在已經成為了不知名處的一個土丘。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