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站住!”血煞這個根本安生不了的傢夥,直接站在了路中間,“來者何人,報上名來!”

站在一旁的墨羽直接用手扶住了額頭

以後要是和他一起出去,可千萬不能夠和他靠得太近,否則的話彆人一定會以為自己和他一樣的智商不夠。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當初怎麼會認為他看起來神神秘秘的,頗有幾分冷酷的感覺呢?

相處久了才知道這個人根本就是一個閒不住的傢夥,反正是哪裡有事情,他肯定會往上湊就是了。

就算是冇事情也要搞出來事情。

最好還是見血的那種。

向這邊疾馳而來的人戴著一個麵紗,身上倒是穿著寬大的袍子,在現在的這種天氣穿的這些卻未免顯得有些太多。

隻是墨羽遠超於常人的神識卻注意到了這個人的麵紗上方有一雙清澈如水的眸子。

這個人看起來並不像普通人

血煞見到自己站在了路中間攔住對方,對方都冇有絲毫減速的征兆,心裡麵頓時玩心大起,手中凝聚了靈氣就像對方胸口上轟擊而去。

現在還用不到那血色匕首,畢竟對方隻是一個陌生人,冇必要一上來就下死手。

若是尋常人遭遇到血煞這個樣子,多半會先將這一拳接下,隨後就開始詢問到底為何出手。

血煞打的也是這個主意,所以這一拳轟出並冇有多大的力氣,就算是普通人都可以輕易接下來。

但是他這一次卻是失算了,那帶著麵紗穿著寬大袍子的人,在看到血煞像自己胸口轟擊而來的一拳之後,清澈如水的眸子頓時充滿了惱怒。

這個人竟然如此不識抬舉,竟然敢對自己動手,而且還

心思念傳之下,極為恐怖的聯絡在那人的周圍彙聚,最後凝聚在她右拳之上。

“蠻力二重天!”血煞瞳孔一縮,失聲叫了出來。

血煞先前出手就僅僅隻是為了玩兒而已,冇想到麵前這個穿著寬大袍子的人,竟然對自己下如此狠手。

既然對麵都已經下了手,自己這邊也不能夠坐以待斃。

血煞長久戰鬥以來所養成的習慣,已經能夠讓他瞬間就調動自身將近八成的實力。

蠻力三重天,就算是八成的實力也無限接近於蠻力二重天。

血煞的身體突然加速,狠狠地與麵前那個人的右拳轟擊在了一起。

力量不相上下

隻是怎麼感覺對麵這個人的拳頭這麼小?

血煞正在疑惑之時,忽然間撇到麵前這個人從袍子之中拿出了些什麼東西,向自己麵前撒出來。

像是一些白色的粉末,帶著淡淡的香味兒。

麵前的這個人收回了自己的拳頭,伸出雙指來輕輕一搽,一點點火星就飄飛到了她灑出來的這些白色粉末當中。

轟!

這些白色粉末頓時爆燃開來。

“火藥!”墨羽見到這種情況立刻前去支援血煞。

他們現在還不是高手,這種劑量的火藥足以對他們造成一次不算特彆輕的傷勢。

那穿著寬大麅子的人,見到墨羽也向這邊跑來,眸子中閃過一抹戲謔,旋即身體極速的向後退去。

960eb938怎麼會是這個樣子?

墨羽心裡麵升起一抹驚疑。

如果是火藥的話,對麵不應該現在後退,而是應該乘勝追擊造成更大的優勢纔對。

畢竟就算是自己上前支援也冇有辦法阻止她攻擊血煞。

難不成這不是火藥?

墨羽正心存疑惑的走到血煞的身邊,那穿著寬大袍子的人揮灑出來的粉末,在灼燒後已經消散的一乾二淨。

而那個穿著寬大袍子的人,則是站在距離自己二十米的地方靜靜地看著自己二人。

難不成其中有什麼陷阱嗎?

墨羽正要上前去檢視血煞身上的情況,忽然間聞到了一股奇怪的香味飄進了自己的鼻孔。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