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本來以為這我這表弟叫我來應該冇有什麼好處。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衛慈可不像它的名字那樣慈祥,臉上戴著的凶惡笑容使他原本就猙獰的刀疤顯得愈發的恐怖,“冇想到在這裡竟然還有一個這麼漂亮的姑娘”

司雨捂住自己的肩膀,在指縫之中有鮮血在不斷向外滲出,血紅色已經滲滿了半邊的衣衫,並不斷地向地麵上滴落而去。

在她的背後是被烈火包圍著的房屋,熊熊的烈火吞噬了一切,房梁上因為烈火的炙燒而已經出現碳化,周圍用來作為牆壁的茅草早就已經被烈火變成了強化自己的養料。

幸好老先生在這個時候已經出門去尋找那一株老山參了,否者的話,在這衛慈的手裡可不會落得什麼好下場。

“冇想到你竟然會來的這麼快。”司雨緊咬銀牙,眼神惡狠狠的盯住衛慈。

“天意使然,我本是奉大公子之命在這一段地域尋找一個叫做墨羽的傢夥”衛慈得意地笑道,“冇想到竟然會遇見了你!”

按理說,這衛家的人距離他們應該有百裡之遙,就算是那個大漢趕路的時間再短,衛家之人行路再迅速,也絕不會在當天就來到這裡。

這也是為什麼在老先生驅逐墨羽的時候,司雨會出言留住他。

因為衛家就算是能夠很快的就來到這裡也應該是在一天之後了,到時候這裡所有關於墨羽的痕跡都應當被清理完畢,就算是衛家的人再怎麼霸道也絕不會對他們出手。

畢竟那個大漢狐假虎威謊報情報的事情不是第一次做了,衛家也早已經對其頗有微詞。

可是冇想到衛家的人來得時如此的迅速,而且在來到之時竟然絲毫就冇有在意墨羽的事情,而是將目光投向了司雨。

司雨見到衛慈這一張難以入目的臉是滿心的噁心,緩緩地說道:“嗬!你也就隻會注意這些了”

“既然墨羽會為你們出頭,那麼你們與墨羽之間的關係定當不一般啊”衛慈垂涎欲滴的眼神上下打量著司雨,“倒是一個標緻的人兒,隻不過不知道還是不是雛那墨羽倒是有著這等豔福。”

“不過”衛慈的口水早就已經順著嘴角流了出來,他用手背輕輕將其拭去,猥瑣的說道:“我會讓你嘗一嘗比墨羽更好的滋味,到不如報出墨羽的訊息,我或許在爽完了之後還可以保證你不死”

周圍隨著衛慈來的人早就已經笑的捂住了肚子,一個個前仰後合的,肮臟的話語不斷地從他們的嘴裡吐出:

“是啊,倒不如從了我們衛慈大人,或許你還能享受到大家一起玩的的美好滋味呢!”

“這樣的倔馬騎起來最舒服了,我都有點迫不及待了,嘿嘿”

“放心啦,衛慈大人會對你很慈愛的哦”

“衛慈大人吃肉,我們這些做小的的也都會分一口湯喝我也會對你很溫柔的哦”

“”

一句比一句不堪入耳,儘顯人性的肮臟齷齪!

“你們這些人讓我很不爽啊!”司雨猛然叫道,頓時一股無形的壓力出現在周圍的衛家人身上,如同天塌下來一般,所有人的心頭都被壓力所籠罩,就連說話的人也因為這壓力的出現而失去了發出聲音的能力。

“是啊,這些人也讓我很不爽啊——”司雨尋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卻隻見到一個男人手持一柄巨劍昂首闊步地向著此地走來。

先前的那股威壓,自然是從這個男人身上發出的。

“墨羽?”司雨驚疑,他能夠感覺的出來周圍所充斥著的威壓是由他身上發出來的,隻是這威壓對她無效而已。

“看來你們讓我走的確是一個不正確的選擇。”墨羽終於感覺到自己心裡麵的那一塊虧空像是得到了補完,笑著對著司雨說道,“我雖然隻是路過一下,但是這個地方必定要留下我的名字!冇有比我更有愛心的人了。”

“墨羽?”衛慈見過大公子分發下來的畫像,在見到墨羽的第一眼就認出了他的身份,“本來以為在我們來到之後你會不敢現身,冇想到”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