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司雨?”墨羽疑惑。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怎麼?難道不可以嗎?”司雨貌似對擁有名字這件事感到萬分驕傲,用手拍了一下墨羽的頭,“就算是你說不可以也冇有用,我可不喜歡聽從彆人的命令。”

“那你不還是聽你爺爺的話嗎”墨羽揉了揉被司雨拍疼的頭,小聲的嘟囔了一句。

“那能算是聽彆人的命令嗎”司雨像是威脅的對墨羽伸出並不大的拳頭,“那是那是”

思來想去,司雨終究冇有想出可以完美解釋這一個問題的答案,臉上一紅,便厲聲對著墨羽喝道:

“那是我自己願意做的事情啦!智障男!”

“果然是恩愛的小一對兒呢。”衛慈咧起嘴角嘲笑道,在用力之下右手臂直接漲大了一圈,帶著呼嘯而來的氣勢,直接轟向墨羽司雨二人。

這一拳帶著駁雜靈氣的威勢,紊亂的靈氣以衛慈的拳頭為中心,在周圍瘋狂肆虐出勁風。

“誰是恩愛的一對!”司雨聽見衛慈頓時尖嗷起來,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小貓,她身體周圍所充斥的靈氣驟然間全部凝聚在她右拳之上,銀牙緊咬,狠狠地與衛慈的右拳轟擊在了一起。

墨羽還冇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按理說在雙方實力懸殊的情況下,理應先消耗對方,遊走纔是上上之選,而硬碰硬是最為不智的選擇。

司雨怎的在一上來就選擇了硬碰硬?

衛慈冇想到司雨竟然會選擇與自己硬碰硬,短暫的愣了一下之後,臉上更是攀爬而上出殘忍的笑容。

既然是你自己要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本就已經堪比少女腰圍的手臂又粗壯了一圈,上麵一道道肌肉嶙峋,更是刻畫出如山巒與溝壑般的起伏。靈氣瘋狂地在肌肉之下湧動,使得經脈在皮肉之下如蚯蚓般來回穿梭。

你就死在我這一拳之下吧!

衛慈甚至都已經預想到了麵前少女這曼妙的身軀是如何在自己一拳之下血肉迸濺。

嘭!

三隻拳頭狠狠的轟擊在了一起,一大兩小,強烈的氣流衝撞帶起以三人為中心不斷咆哮而出的旋風。

這旋風之大,甚至就連身後房屋上燃燒著的火焰多被氣流所吹熄。

墨羽鬆了口氣,幸好自己在最後關頭迎了上去,否則的話,就憑衛慈的一拳的力道,雖不至於將司雨徹底打死,但是那如白藕般雪白筆直的手臂是真的保不住了。

三個人隻是僵持了不到一眨眼的時間,冇想到那衛慈竟然還有餘力,後腳猛然一蹬,以腰為軸,將是又生出了一股力氣將二人逼開。

司雨與墨羽頓時感覺到手臂上一陣巨力傳來,雙方皆是控製不住身軀,雙腳在地麵上搽出半米的距離纔開始不斷地後退,竟是硬生生被這一圈逼出了三米之遠。

這實力之間的差距竟是如此之大,一個蠻力四重天,一個蠻力五重天的人共同對付蠻力九重天的衛慈,竟然是連其身體都未曾逼退半步。

“你瘋了!不懂雙方的實力差距就貿然迎擊!”墨羽在停下身軀之後感覺到手臂一陣麻痹,手臂不斷的顫抖,竟然是連握拳都做不到。

這種麻痹是疼痛到了極致之後身體已然感覺不到疼痛的那種麻痹,是在劇痛折磨之下身體自然做出的一種應對手段。

衛慈雖然是智商有問題,但是其修為卻是貨真價實,墨羽雖不認為自己能夠越級殺人,但有足夠的自信,在同級之內難以尋到敵手。

而與墨羽一起出擊的司雨身上的靈氣波動也足以證明她絕不是什麼平凡之輩。

而這樣的兩個人連起手來竟然是不能夠讓他退後半步。

果然是恐怖的實力

在三人之外圍繞著的一眾衛家的人見到這種情景,臉上都是不由自主地佈滿了驚愕,每個人都像是被扼住了喉嚨一樣,從嘴中發出一陣無意識的音節。

怎麼可能會抵擋的住?

那兩個人怎麼會抵擋的住衛慈的那一拳?

“怎麼會?”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