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啪!

很清脆的一個響聲,並不像是一個鞭腿踢在**上的聲音,反而有一種將雞蛋打碎的感覺。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咳——”衛無雙本就冇有防備,他不相信竟然有人在知道衛家的前提下竟然還敢對他出手,這一道鞭腿來的是那麼的突然,又是那麼的狠厲。

衛無雙就隻是感覺到了自己胯下一陣疼痛,隨後便是無窮無儘的疼痛襲來。

作為一個男人最重要的地方被一個女人直接踢中,就算是他身負修為,也難以抵擋這種來自於身體最深處的疼痛。

雙手捂住受傷的部位,衛無雙就像是一隻大蝦蜷縮著身體,跪在了地麵上。

司雨則是不緊不慢的收回了自己伸出來的腿:“哎呀,真的是不小心呢”

“小丫頭片子,你找死!”跟在衛無雙旁邊的大漢第一個出拳便向司雨臉上打去,拳頭上麵靈氣圍繞,蠻力兩重天的境界顯露無遺。

隻是這樣的實力在蠻力五重天的司雨麵前根本就不算什麼,看著和自己半個頭差不多大小的拳頭向著自己的麵部襲來,司雨隻是輕飄飄的伸出了手,五指張開,將那個拳頭緊緊地握在了手中。

嘭!

肉眼可見的氣流波動在他們二人中間向四周盪漾開來,在周圍吃飯的人都是被這股氣流波動掀起了髮梢。

見到這兩方人動起手來,客棧中的人頓時四散逃離,距離門口最近的幾桌客人已經早早的逃了出去,而在較為內部的客人則是緊緊地貼在牆壁上,生怕受到了這戰鬥的半點波及。

“什麼?”那大漢凝目望去,卻是瞳孔猛然一縮。

自己向來無往而不利的重拳出擊,竟然被麵前的這個女人輕描淡寫的攔了下來。

“冇有見識過吧?”司雨輕輕一笑,就像是百合花在春天綻開了花瓣,若不是她的眼中閃爍著殺意,那麵前的景象勢必會是一幅美妙的畫麵。

可惜

司雨攔住那個大漢拳頭的手掌將五指微微合攏,碩大的拳頭在司雨手指壓迫之下,竟像是一個發好的麪糰一樣向中央凹去。

“啊!”一聲淒厲的慘叫充斥了整個客棧。

那大漢在感受到劇痛之後,本能的向回縮手,卻感覺自己的拳頭像是被老虎鉗死死的鉗製住一般,之後又是不斷的用力,就像是農夫在拔著地裡麵的蘿蔔,連雙腿的肌肉也是緊繃起來,將客棧的岩石地麵都踩出來一兩道裂痕。

可越用一次力,那大漢臉上的表情就越加驚恐,因為他發現自己的每一次用力都像是在做無用功,自己的拳頭握在她的手掌中,根本紋絲未動。

“衛家的人欺負了我和我爺爺這麼長時間,最後還將我的家也一同燒掉”司雨一字一句冷冰冰說道,“既然已經來到了天靈城,我就要將之前所有的帳慢慢的找回來!”

詞句說完,司雨也不再緩緩握緊,五指瞬間合攏,那大漢的手掌也像是被捏爆的核桃一樣碎裂開來。

“衛家的人果然很討厭,就連雪都是臟的”司雨看著從自己手中不斷向下流淌著的血液,滿臉全都是厭惡,隨後就像是根本難以忍受這血液在手中流淌一般,將手伸給了墨羽。

墨羽摸摸鼻子,臉上帶著幾分苦笑,卻還是隨了她的意,從某處尋了一毛巾,將她的手擦拭乾淨。

不這麼驕傲能死嗎?就連擦手這種活也要我來給你乾

司雨在手擦乾淨之後放在鼻下嗅了嗅,像是冇有聞到那股令人厭惡的氣息,便轉過頭來對墨羽輕輕笑了笑:“不錯,以後幫我擦手的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來了。”

“你自己明明有手,為什麼還非得要我給你代勞?”

“怎麼難道我讓你給我擦手你不願意嗎?”司雨不過周圍人詫異的目光,雙手環抱在胸前,抬起下巴用鼻孔對著墨羽,“如果不是你,我也不會落到這步田地,你說你該不該負責任?”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