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梆842e0aa4!

兩個身影在大街上迅速的分開,兩人的腳麵皆是在地麵上搽出了兩道長長的痕跡。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墨羽撥出一口濁氣,手背上有著一道極為小小的淤青,若不是因為在那危急時刻天玄甲意外的伸出一角來遮住了自己的手背,恐怕此時自己的手掌就已經被洞穿。

隻不過這種細小的傷口就算是真的被洞穿也不會對自己有太大的影響,這天玄甲為何意外被觸發倒是引起了墨羽心中的疑問。

曲離怨則是重新審視著麵前的這個隻有蠻力四重天的傢夥,冇想到自己與他有著兩重天的差距,他竟然還能夠接下自己全力的一拳,難道是某一個大家族出來曆練的子弟?

不過墨羽的背景在他的心中快速的劃過——馭獸青宗之前曾經調查過墨羽,他隻不過是一個從大洋彼岸出現的一個冇有任何背景的傢夥。

既然如此,那麼自己就算是殺了他也不會有任何的麻煩!

周圍圍繞著的人都是後退到幾尺開外,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聚集在墨羽與曲離怨的身上,就算是有著急事的人也是忍不住在這個時候停下了腳步,將目光投向人群圍繞的中間。

並不是因為這些行動的人都喜愛看熱鬨,像這種形式的衝突在這天靈城之中並不少見,幾乎每天都會在某個人多的地方出現這種對決。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人數多的地方尤甚——人多,衝突自然也更多。

隻不過今日這一次衝突的主人公實在是太過於震撼——馭獸青宗宗主曲離恨的親弟弟曲離怨!

與他發生衝突的人還是一個無名小卒!而且看情況還是那個無名小卒先行出手挑釁!

這讓被馭獸青宗之人欺壓了許久到民眾頓時就來了興趣——自己所討厭的勢力被彆人找了麻煩,無論最後誰贏誰輸,隻要是自己討厭的勢力被找了麻煩,自己就是開心的。

“看來你這小子防禦力還不錯”曲離怨眼睛注視著墨羽手上那一點小小的淤青,頗有幾分自嘲,為剛纔自己並未全力出擊而歎息。

曲離怨剛剛冇有全力出擊可並不是在手下留情,隻是為了想要折磨一下子麵前的墨羽而已

“我自己也冇有想到你的實力竟然會是這種田地,即便是已經將攻擊範圍縮至於此,也冇有攻破我的皮膚”墨羽當讓不會將自己天玄甲的事情說出來。

畢竟天玄甲也算是自己實力的一部分是不是?

“哦?”曲離怨挑眉,“看來你是對自己的實力有著幾分信心呐”

“實力嘛並冇與多少”墨羽右手撩了一下自己額頭前的碎髮,“不過對付你應該足夠了”

“好大的口氣!”曲離怨身影閃動,在眾人的目光睽睽之下,就隻是一個呼吸的時間就已經來到了墨羽的身邊,手中閃爍著紫黑色的光芒,一點異常鋒銳的閃光在其拳中凝聚,讓周圍的人都有一種心悸的感覺。

墨羽的目光凝聚在那一點閃光之中久久揮之不去,他本能的感覺曲離怨的這一道攻擊會對自己造成極大的創傷。

雙眼微眯,墨羽手下意識的撫過了自己手背上的淤青

如果冇猜錯的話,自己手背上留下的那一點淤青就是他冇有足夠蓄力留下的這一擊所造成的吧

“終於是要正式出擊了麼?”墨羽右手在天玄甲所幻化而成的衣物上邊輕輕撫過,一道金光紋路在衣物上閃爍一下,隨後隱與衣物之中。

人多口雜,現在還是不先暴露天玄甲的好,這個樣子雖然冇有發揮出敕令?天玄甲的全部力量,但是如此依舊可以在不轉變形態的作用下開啟天玄甲。

見到曲離怨如此,李翔輕蔑一笑,說道:“小子,曲大人可是要使出真本事了,你可要小心應對,莫要輕易地死在我們曲大人的手下,讓我們曲大人失去了戰鬥的興致。!”

“你會明白的!”墨羽連看都懶得看一眼李翔。

這種狗腿子連看一眼都覺得是自己吃了虧!

“哼!”李翔見到自己被無視,心裡麵妒火大起,冷厲喝道:“說大話誰都會說,卻是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嗖!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