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馭獸青宗與黑劍盟也隻是談論了幾句話之後,便不再多說一言,留下無窮無儘的猜測,給周圍的人,讓他們獨自燒腦。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大勢力與大勢力之間的關係錯綜複雜,誰也不敢斷定他們兩個人之間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

也不敢斷定他們兩個人背後的勢力之間是什麼關係。

終於,就在有人已經開始忍不住怒拔頭髮的時候,衛家的人姍姍來遲。

“各位道友在此久候多時,我衛家的人真的是對不住了”為首的人是衛家的大供奉,在其後跟著的就是大長老二長老三長老。

站在最末尾的兩個人纔是今日所有人都關注的焦點。

衛齊與衛京。

因為家主認證儀式之中可以帶著自己的親信,所以衛齊帶著衛京於此。

隻不過看著衛齊的眼神在周圍飄忽不定,像是在人來人往的人群之中找尋著什麼身影。

“今日乃是天靈城的一場盛會,吾等就算是多候些時日也是無妨。”曲離恨就像是隻笑麵虎一樣,拱手便向著大供奉行了一禮。

“今日的事情,乃是衛家內部的事情,我等外人也是無從插手。”易曲說的話這種好像是帶著刺,“不過還是多謝衛家為我們送來的請柬。”

曲離恨常掛著笑容的臉上終於是有些發青,他知道易曲剛剛的話並不是對衛家的客套話——衛家內部的事情,旁人無從插手

他曲離恨也是旁人,卻偏偏是插手了衛家的事情。

這話中敲打的到底是誰呢?

“看來您說的倒是不錯這是我們衛家內部的事情,因為我們內部的事情還要叨擾各位,我在這裡也算是給各位賠個不是了。”大供奉當空行了一禮,冇有給固定的人,也算是給所有的人都回了一個禮數。

隻是大供奉說的這句話好像也是彆有深意

曲離恨的臉色變得越加難看

“大供奉,今日的時辰馬上就要到了,如果我那個弟弟還不來的話,那麼這衛家的家主就算是歸於我了吧。”衛齊聲音有些低沉的說道。

這曲離恨和衛齊也算是一種利用與被利用之間的關係,在冇有完成自己的大事之前,衛齊是不會讓曲離恨這個棋子受到不公平待遇的。

衛齊的這句話也算是曲離恨的救命稻草,若不是如此的話,就算是以曲離恨那種性格也很難在這種情況下繼續待下去。

不過曲離恨心中到底感不感謝衛齊,這就不為人知了

大供奉也不敢輕易地得罪跟在身後的這個人,畢竟是家主的候選人,若是今天二公子真的冇有來到這裡的話,那麼這衛家的家主就會落在他的身上。

在衛家,家主有著至高無上的權利,到時候就算是他是大供奉,也必須要聽從家主的號令。

“看來大公子今天是勢在必得啊——”

就在所有人都其樂融融——最起碼所有人的表象都是笑容的時候,一到極其不和諧的聲音卻忽然間打破了周圍這種類似於融洽的氛圍。

所有人的目光都朝向同一個方向。

衛齊的瞳孔驟然間一縮。

曲離恨終於是皺緊了眉頭。

易曲先是愣了一下,隨後開懷大笑,便向來人走去。

“我說是誰敢有這麼大膽子呢?原來是墨羽小兄弟啊!”

“我原本還在疑惑是誰的笑聲這麼爽朗呢,冇想到竟然是易曲大哥。”墨羽知道易曲說的這句話完全就是客套話,主要是為了給在場的其他人一個震懾,所以他也就隨波而下。

“易曲大哥,我們也是好久不見了,你可不能夠厚此薄彼呀!”血煞從墨羽的背後走了出來,向著易曲伸出了手。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