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竟是鎖風術麼?”衛笠可以感覺到自己身後的鋒芒,卻感覺不到自己身後有一絲絲的氣流湧動。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果然不愧是二公子所選擇的,其神識竟然如此之強。”衛京的身影逐漸的從衛笠的背後顯現而出,而他手中的一併短劍距離衛笠的後心僅僅隻有一柄劍的厚度。

而這一柄劍正是墨羽的荒滅之心。

墨羽見到這種情況也是嚇出了一身冷汗,這個傢夥簡直比那個遺蹟之中的幽暗獸來得更加陰險,若不是因為他行動時略快速了些,讓自己的神識受到了觸動,否則的話自己根本就不會發現他的蹤影。

“那衛京之前不是站在衛家大公子的後麵嗎?怎麼現在出現在了二公子的身後?”

“看來這定然是一種術法的威力,這種術法應該是能夠隱形的那種”

周圍的人看到石台上的這種情形,對於衛京突然出現在衛笠身後的這件事情議論紛紛,都不由得猜想這到底是因為什麼

“像這種在敵人毫無防備之下就將敵人殺死”易曲嘴裡仔細咀嚼著這句話,隨後猛然抬頭,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這不就是”

易曲雙手猛地一拍扶手,作勢就要站起來。

易龍行伸出了略顯枯瘦的手掌,搭在了易曲的肩膀上,將他又按回到了座位。

“不論你現在想到了什麼,又或者是有什麼打算,現在這種情況不是你能夠行動的時候!”

“可是——”

“冇有,可是你若是想拖著黑劍盟一起葬身在這裡,就儘管去做若是不想,就老老實實的坐下!”易龍行看起來雖是比他消瘦的不少,但他認真起來,其威勢誰也不可忤逆。

易曲的目光在自己的哥哥臉上以及石台之上來回變換,心裡麵百味雜陳,在猶豫自己到底要怎麼抉擇。

最後他終於是選擇了放棄,長長地歎了一口氣,身體就像是陷入到了這座位裡麵,原本如同利劍一樣挺直的脊背在此刻也顯得佝僂了起來。

畢竟個人的事情比之全黑劍盟來說顯得有些微不足道在大我與小我麵前,暫且先選擇大我吧。

畢竟自己的一個抉擇很有可能造成許多人家破人亡。

“他的事情我也知道”易龍行見到易曲放棄之後收回了手,“這件事情之中肯定不會這麼簡單,其中說不得有衛齊,又或者說是整個衛家的支援。”

“如果你真的想要做些什麼的話,最好祈禱那位衛家的二公子能夠在這一場比賽之中獲勝。”

易龍行抱住自己的黑劍又陷入到了閉目養神之中。

長長的一聲歎息一從易曲的嘴裡麵響起,他將目光凝聚到衛笠的身上:“你可一定要贏啊——”

衛京將手中的短劍收回袖子之中,緩緩站立,“果然不愧是魏家的二公子,竟然能夠知道這是鎖風術”

“我當初可是在這個地方生活過一段時間,對於家族秘典之中的一些術法到還是了熟於心。”衛笠並冇有轉過身來,隻有聲音在緩緩地說道,“鎖風術能夠鎖住自身周圍的氣流湧動,修煉到較高境界,甚至連靈氣波動也能夠凝固。”

“這是一種絕佳的收斂氣息的方法,若是再配合上一些隱匿身形的方法,怕是一等一的暗殺術法”

衛齊則是笑著搖了搖頭,反而是一步一步的向著他們走過來,“能夠被家族所收錄的術法能有幾個是簡單的?這鎖風術更大的威力你還冇有見識過呢”

聽的衛齊說的此話,衛笠輕輕的一挑眉毛:“那樣我ba635ec8便是見識見識”

話音剛落,衛笠的身體便急速地旋轉起來,透明色的靈氣波動夾雜上一些淡淡的血色波紋,將他的右拳整個的包裹起來。

如此被靈氣包裹著的拳頭在衛京的瞳孔之中迅速的放大,在拳頭還冇有打到他之前,拳風就已經吹亂了他額頭前的碎髮。

但是衛京對這等威力的拳頭卻是絲毫不加在意,兩隻眼眸中似是有青色的流光流轉,在他周圍的氣流瞬間粘稠起來。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