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什麼?”

曲離恨大驚,看著麵前的墨羽有著一瞬間的失神——

怎麼回事?他怎麼會按著我的手?

在曲離恨的各種猜想之中,有想過墨羽偷偷摸摸的靠近是為了阻止自己按下按鈕的,也有想過墨羽上來自爆與自己同歸於儘的,也想過他上來燃燒秘法就是為了斬下自己的手為了不讓自己按下按鈕的

也正是因為曲離恨這樣子想他,而且無論墨羽按照那個想法如何施為都不會傷到自己分毫,所以曲離恨纔會容許墨羽靠自己這麼近。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但是無論怎麼想都冇有想到過他竟然會如此迫不及待的將自己的手按下,這樣一來,豈不是將所有的人都陷入到了險境之中!

“呼——看來來得及呢”

墨羽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旋即一腳將待在原地的曲離恨踢開。

以曲離恨的實力本不會被墨羽如此容易的一腳踢開,但是墨羽反常的舉動讓他有了那麼一瞬間的愣神,這才讓墨羽有了得手的機會。

“你怎麼會?”

曲離恨不解,按理說在按下按鈕之後就隻有自己一個人能夠行動纔對,怎麼墨羽也能夠行動?

“我怎麼不會?”墨羽活動了一下手腕,如果冇猜錯的話接下來就是一場惡戰,現在的自己冇必要給自己的敵人留任何的臉麵,道:“在這種狀態下能夠活動的可不僅僅隻有你一個——”

“我明白了”曲離恨隻有一瞬間的愣神,但是他很快就想到了這da5c6b3b件事情的關鍵——

那就是按鈕,墨羽是按著自己的手按下的按鈕,這樣說來的話他的確有可能被風珠認為是操縱者而免於禁製。

“原來你如此著急的按下按鈕就是為了能夠在風珠發動威視的時候行動但是你有冇有想過,就算是你能夠在風珠發動的時候行動,以你的實力也難以逃出死路一條!”曲離恨殘忍的笑道。

這個傢夥,竟然超出了我的想象,讓我天衣無縫的計劃出現了這種變故

真的是很讓人不爽啊!

“現在誰死還不一定呢”墨羽的目光向著身後掃了一眼,基本上所有的人都是用一種驚恐的目光在看著自己,除了坐在最角落的司雨。

衛笠早已經體力不支暈了過去,易龍行則是在石台上,臉上全都是擔憂似乎也不認為墨羽能夠擊敗曲離恨。

看來司雨纔是對自己最有信心的吧

墨羽如是想到。

“不一定?”曲離恨竟然收回了自己帶著瘋狂的目光,轉而身體靈氣湧動,做出防禦姿態,靈氣凝而未散,隻在自己身邊徘徊,道:

“的確是不能夠小看你呢,既然你有著膽量敢來,那就證明瞭你一定有著底牌!”

曲離恨果然是一個難對付的傢夥,墨羽本想藉著此事激起曲離恨的輕視之心,讓後攻其不備,卻冇想到曲離恨竟然直接擺出來了防禦姿態。

這樣子的話,就隻能硬碰硬了啊——

“果然不愧是馭獸青宗的宗主,這樣小小的心機瞞不過你”墨羽的手指從海靈戒之上劃過,一個看起來十分普通卻讓人感覺到不平凡的石頭出現在他的掌心。

曲離恨見到這個時候出現時立刻充滿了戒備。

他不相信這個年輕人真的隻是隨隨便便拿出來一塊石頭,這個石頭上麵一定有著什麼秘密,而且讓他如此淡定自若的拿出來,那麼這個秘密一定可以威脅到自己。

能夠威脅到煉法境界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