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墨羽!司雨!

“墨羽!”小玉見到這個熟悉的身影,立刻歡呼雀躍的跑過來,像是垂掛一樣的雙手環抱住墨羽的脖子,“你終於來了你終於來了”

墨羽聽到小玉聲音裡麵所包含著的思念,不禁鼻子一酸,用手拍了拍小玉圍繞在自己脖子前麵的手,道:“是的,我來了,你不用擔心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小玉冇有說話,就隻是臉深深的埋在墨魚的胸膛,心裡邊一遍又一遍的重複著:“你可知道我為了等你到底受了多少的苦,你知道我為了等你遭了多少罪,你知道我為了等你度過了多少的時光嗎?”

不過這些話最後全部都消失了,就隻留下了四個字。

有你真好!

“冇想到你竟然還能夠回來”天心長老見到突然回來的墨羽,整個臉全部都陰沉了下來,道:“我還以為你這個膽小鬼不敢回來了呢。”

“胡說,他纔不是膽小鬼呢!”木魚還冇有開始說話,伏在他胸膛的小玉就已經是扭頭回道。

墨羽隻感覺到了自己胸前有一些隱隱約約的濕潤,又同時感覺到了自己的身後有兩道宛如利劍般的光芒在刺入自己的心房。

司雨的目光!

不行,必須要抓緊辦法轉移注意力!

“如果說我是膽小鬼的話,那麼我應該稱呼你為什麼呢?”墨羽不著痕跡的將伏在自己胸前的小玉推開,用戲謔的眼神看著天心長老,“為了自己的一己私慾,竟然想辦法去尋求馭獸青宗的保護,果然不愧是天心長老啊!”

“什麼?”周圍的人頓時都瞪大了眼睛,看向天心長老。

就連其他幾個勢力的掌門人聽到這句話時,也是忍不住將目光在天心長老的身上來回打量。

這個傢夥到底是怎麼想的?為了對付一個人竟然去尋求其他大勢力的庇護,竟然還想讓那些更大的勢力幫助自己去完成那些齷齪的事情!

“馭獸青宗?我怎麼不知道這個宗門?”天心長老忽然間一愣,慌忙的辯解道,“你可不要血口噴人,以我這種層次的人,又怎麼可能會認識那種高階級的人呢?”

“我說過他們是高階級的人了嗎?”墨羽用一種近乎是譏笑著的眼神看著天心長老,道:“我隻不過是說了一個宗門而已,我又冇有說過他們是多麼強大的宗門。”

“這”天心長老無助的後退,但是很快他的臉色就扭轉了過來,道:“是,冇錯,我是尋求了他們的幫助又怎麼樣?可是冇想到以他們那種階級竟然還不能夠將你留下!竟然還讓你逃了出來,那麼我就必須要為我的目的而付出一些手段了。”

“逃,你以為我是從他們的手下逃出來的嗎?”墨羽不屑,道:“我不如現在就直白的告訴你,我之所以會出現在你的麵前,並不是因為我從他們的手裡逃了出來,而是因為我將他們徹底摧毀掉了!”

“就像是你曾經囑托過的馭獸青宗!”

“不不可能!”天心長老的眼神忽然間變得驚恐,他根本不相信這種事情會發生。

“世界上冇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墨羽像是看著一個可憐人一樣,看著天心長老,道:“你所寄托者的一切,你所認為強大的東西,最後都葬身在了我的手裡,當然,在今天可能還要增加一個。”

“那就是你自己!”

墨羽伸開雙手將其餘的三個人都推到自己的身後,看這個樣子他是想以自己一人之力將麵前的四個人全部擊潰。

“哦?你這個樣子是打算在我的麵前顯擺一下你的實力嗎?”天心長老原本是充滿了懼怕,但是在見到這種情形之後又不是不知道從何處而來的勇氣,忽然間衝斥了他的胸膛。

這個人的確是很強,但是就算是他再強也不可能以一個人的力量挑戰我們四個人。

其餘的三個人也是麵麵相覷,眼中閃爍著的是同樣的光芒。

“上!”

就隻是一聲令下,四道雄厚的靈氣光芒從那四個人的身上迸發而出,就像是四到強烈的旋風,同時吹拂到了墨羽的麵前。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