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這死亡森林裡麵依舊還是那一副模樣,樹葉蔽日,雜草滿地,除了被人走出來的林間小道之外,其餘的土地都已經被厚厚的落葉所覆蓋。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如果左顧右盼的話還可以看得出來,在落葉的覆蓋之下,有著幾隻小蟲在落葉之間的縫隙之中穿行,偶爾還會見到幾隻昆蟲在獵捕其他的小蟲。

在墨羽離開的這一段時間裡麵,當初那些大宗門大勢力的人進入到死亡森林處所造成的那些乾擾都已經被大自然的力量恢覆成了原樣,除了已經被顛覆了的不死山,就隻有當初那一位大妖出來之時所形成的那一個深坑了。

“這個地方看起來平平無奇,無論從哪個方麵來看都不像是能夠束縛的住一個大妖的森林。”司雨左顧右盼,目光不斷地從周圍的樹林上掃過。

“這句話倒是怎麼說?”也學著司雨的樣子在周圍掃視著,陽光透過樹葉之間的縫隙,在地麵上投下了點點的光斑。

因為最底處樹葉的腐爛,導致有一些蘑菇生長在樹根的周圍,有的蘑菇長的色彩斑斕,而有的蘑菇就像是樸實的農民一樣古樸無華。

走在靠前的司雨最後停留在一棵看起來要四個人合抱的大樹的一旁,用手在乾枯的樹皮上摩挲著,道:

“但凡是封印住一位大妖的森林都會有著極為龐大的陣法,除非是有著天地靈寶作為陣圖的陣法可以長久儲存,其餘的陣法都是無一例外的要從周圍的空間之中吸取靈氣——但是這一座森林裡麵卻像是平常的森林一樣,絲毫冇有被抽空靈氣的感覺。”

司雨的手輕輕地從一棵看起來有百歲年齡的老樹上掰下來一塊樹皮,那老樹的樹皮極為乾枯,掰下來之後還能夠看得見其中有著幾隻白蟻在穿行。

“除非有些陣法能夠自成天地,自給自足——但是像那樣子的陣法又其實那麼容易就能夠破壞的,所以之前在這裡被破壞的那個陣法一定是有破綻的陣法。”

將手中這一塊老樹的樹皮地到墨魚的麵前,司雨對著他解釋道:“這一棵樹的年齡已經許久,樹皮也已經有些年份,但是你看這裡麵依舊是生氣勃勃,但是裡麵的白蟻身上卻冇有半點的靈氣。”

墨羽接過那一塊老樹的樹皮,來回的看了看,還是冇能夠理解其中的道理,問道:“可是從這裡麵的白蟻身上又能夠看出來什麼呢?”

“這一點就是你孤陋寡聞了吧?”司雨極為得意地看了墨羽一眼,彷彿是終於逮到了他吃癟的樣子。

“我本來就不知道啊”墨羽困惑地撓著自己的後腦勺。

司雨感覺到自己剛纔那一句話就像是說給了空氣聽一樣,墨羽根本就冇有聽出來自己那句話裡麵的意思,不禁白了一下眼,深呼吸了一口氣。

不過即便是如此,她還依舊是為他解釋,道:“如果說那個陣法是從周圍的古劍裡麵吸取靈氣的話,那麼這一株老樹裡麵根本就不會生長白蟻,如果那個陣法是由天地靈寶作為陣眼的話,必定會有靈氣外泄,那樣的話處於最低級的白蟻身上一定會有些靈氣留存。”

“原來是這個樣子”墨羽恍然大悟的說道,旋即將神識探測到手中的老樹樹皮之上,探測著樹皮裡麵的白蟻身上有冇有靈氣的存在。

果不其然,這些白蟻就隻是普通的白蟻而已,身上冇有沾染半點的靈氣。

司雨又道:“在這個世界上,弱肉強食乃是天理,越是強大的物種,身體裡麵的靈氣含量就越多,像白蟻這樣弱小而又體積小的物種,身體裡麵根本就存不下任何的靈氣,除非是周圍的靈氣濃度過大,否則的話,在白蟻的身體裡麵是不會有任何的靈氣存留。”

“可是”墨羽好像是想到了什麼,“如果這個樣子的話,我們直接探測周圍空氣之中的靈氣濃度豈不是更好?”

“我”司雨像是被突然間噎到了,不知道要說什e153b5a7麼話來回答墨羽的這個問題。

的確啊,像這樣的用周圍的物種來判斷靈氣濃度的手段已經過時了,現在他們都是修煉了神識的修者,用神識去探索一下週圍的靈氣濃度豈不是更好?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