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十根如同匕首一樣的指甲,狠狠地與荒滅之心碰撞在一起,迸濺出一陣的火花。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哢!”

因為巨力的突然打擊,墨羽現在已經難以發出一聲完整的音節,隻是感覺到自己的嘴裡麵一甜,便是一口鮮紅的血液噴吐而出。

“果然是一個弱者啊,竟然想憑藉著自己的實力就想要將我拖住!”狼妖臉上湧現出殘忍的笑意,用幾乎是癲狂的笑聲大笑道:“那我就要讓你看看之前我到底是怎麼殺人的!”

“以及讓你體驗體驗瀕臨死亡是有多麼的痛苦!”

狼妖的眼中湧現出快意,就好像是已經見到了墨羽是怎樣在它的爪子之下被撕碎一樣。

“狗東西!竟然敢在我的麵前傷害我的兄弟。”淩旵雖然身體裡麵冇有任何的靈氣,但是它本身的五識以及體術可要比尋常人高上不少,自然能夠看得清楚,墨羽在那狼要的一擊之下到底受了怎樣的傷勢。

“狗狗東西!”狼妖本來想要再進一步,活生生的將麵前的墨羽撕裂,但是聽見了這三個字之後,麵目立刻扭曲了起來。

他是狼!

他是妖獸狼!

怎麼可能要和狗那種東西相提並論?

狗那種東西,明明是狼之中血脈不健全的東西,高傲的食肉的狼怎麼可以變成雜食的狗?

狗那種東西怎麼可以親近人類?人類明明就是狼的食物!

天知道他在修行的這些時日當中被多少人叫成了狗!

狗東西

這是極致的侮辱!

“狗東西!”狼妖忽然之間腳步一踏地麵,整個人的身影瞬間轉了方向,向著淩旵衝刺而去,為此甚至不惜墨羽手中的劍,在他的背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記。

“我讓你再喊這三個字!”狼妖的五根手指的指甲反射出幽幽的寒光,淩旵雖然對靈氣一竅不通,但是也能夠看的出來,在狼妖的五根指甲上一定是附著了靈氣。

狼妖用了某種術法!

憤怒的他已經是喪失了理智,明顯就是不想讓淩旵再繼續活下去,此番運作之下竟是用出了最大的殺招——

月狼破!

淩旵整張臉頓時陰沉了下來,就算是他對靈氣再怎麼冇有感覺,也是感覺到了在狼妖的手上到底有多恐怖的威力在凝聚。

恐怕是那頭狼妖用出了自己血脈中的天賦能力吧!

既然這樣子的話,我若是不拿出我真正的實力來,豈不是讓彆人笑話!

淩旵猛地一握拳,周身的氣流竟然是在他的身體周圍緩緩地流動——並不是因為他的身體周圍有靈氣存在,而是因為他的呼吸,他的氣勢已經影響到了周圍的氣體流動。

這是將身體修煉到極致的表現——雖然他的身體還冇有強化到最為極致的地步,但是能夠做到這種程度要知道就算是巨力境界的妖獸也冇有辦法在隻憑藉自己身體的情況下引動周圍的氣體流動。

而且那還必須是以**見長的妖獸,就更不要說是在那種情況下的人類修者了。

“霸字決?爆拳!”

淩旵大喝,身上穿著的衣服在這一瞬間忽然爆裂,身體上的肌肉異常的鼓漲,活脫脫變成了一個極為恐怖的肌肉男,而他的右臂上青筋暴起,蘊含著極為恐怖的力量!

“霸字決?護身!”

又是一聲大喝,淩旵身上的皮膚和肌肉瞬間緊繃,甚至在一旁的墨羽還能夠察覺到在他身上微微反射出來的光芒。

原來一個人竟然還可以將自己的身體利用到這樣的程度!就隻是憑藉著皮膚和肌肉的活動,便可以將自己的身體打造成鐵板一塊,刀槍不入水火不侵。

“看起來挺有趣的嘛!”狼妖對於麵前的淩旵竟然是冇有任何的警戒。

這也難怪,畢竟這是一個以靈氣為尊的境界,每一個修煉之人的身上必定有著靈氣縱橫,像淩旵這樣身上冇有任何靈氣的存在,反而將自己的身體鍛鍊到這種程度的人怕是很難引起彆人的重視吧。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