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前麵就是通往另一個世界的壁障了”

身上披著妖獸皮毛的墨羽目光有些奇怪的看著麵前這一到幾乎聯通了天與地的扭曲光幕,道:

“隻要是從這裡走了出去,我們就徹底地與這座兩界山脫離了乾係。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這些日子裡東躲西藏的的確是難受死了”淩旵摸了一下披在自己身上的妖獸皮毛,“天天披著這樣的一個東西,身上都快捂出痱子來了。”

司雨冇有說話,但也是臉上充滿著厭棄的看著披在自己身上的妖獸皮毛。

在這一段時間裡麵,他們三個人為了隱藏自己的人類身份,便從當初墨羽打死的那一群妖獸之中尋了一些屍體還算完整的妖獸,將其皮毛剝了下來,披在自己的身上,用那些皮毛上的妖氣來掩蓋自己人類的身份。

但無論那些皮毛上的妖氣是如何的充盈,那皮毛是如何的乾淨,那也總歸也是從死屍身上剝下來的,而他們三個人的處理辦法又冇有那麼的精緻,所以披了這麼長的時間,妖獸皮毛上早已經出現了腐爛的味道。

墨羽對此也無可奈何,他們三個人又冇有辦法運用妖氣,所以就隻能夠儘可能的披著這些皮毛,挑些妖獸罕至的道路行走。

在當初墨羽打出那驚天一掌的時候,當時圍困墨羽的那些妖獸幾乎都記住了那恍若死神一般的身影,即便是墨羽就這樣直白的站在他們麵前,他們也不敢出手將其擒下。

但是那些圍困墨羽的妖獸不敢,並不代表後來進入兩界山的那些高階妖獸不敢。

在那一次變故之後,就已經有不少妖獸爭先恐後地逃出了兩界山,並將這件事情稟報給了妖獸之中的高層人員,所以現在兩界山之中有不少的妖獸是專門搜尋墨羽等人的高階妖獸。

如果在兩界山之中為難他們的,還是當初為坤他們的那些妖獸的話,墨羽三人也不至於這樣戰戰兢兢的到處躲藏。

終於是度過了幾天難以熬過的特殊時期,他們三個人才站在了這個壁障麵前。

“如果可以的話,我可是真的不想去往那個地方。”淩旵儘可能的用打趣的語氣,藉此來安慰墨羽心裡麵對他們的愧疚之心,“不過聽說在那個地方裡麵的妖獸很不少,既然你手裡麵的那柄劍能夠利用妖獸來恢複自身的能量,那麼我們不如就在那片天地給你的那柄劍好好的充一回能量!”

淩旵說的正是墨羽手中所掌握著的荒滅之心。

當初在出了那個山洞之後,墨羽本著試試看的態度,將荒滅之心插入到了那一種的妖獸死屍之中——畢竟之前墨羽瞭解到,妖獸的能力要比靈獸的能力強上許多,既然靈獸內丹能夠為他手中的荒滅之心補充能量,那麼按照這種道理來說,妖獸的血肉應該也能夠為荒滅之心補充能量。

原本隻是試試看的態度,並冇有抱有多大的期望,但當墨羽真的把劍插入到那一眾死屍之中,卻驚訝地發現,原本力量有些枯竭的荒滅之心,竟然真的在用妖獸身體裡麵所蘊含著的能量,補充者自身的空虛。

而且也許是因為妖獸身體裡麵的能量蘊含本就比靈獸多的緣故,所以能量補充的也就異常的快速。

這個發現可讓墨羽喜出望外。

終於是找到了可以恢複荒滅之心力量的辦法。

隻要是自己手中所掌握的力量變強,那麼自己就可以儘可能少用,或者說是不去動用自己神識之海中那些黑色棋子的力量。

畢竟那些代表著墮落的黑色棋子,其力量不是自己所能夠掌控的。

“我之前聽一些老人說過,西牛賀洲多妖多怪,每走一步都凶險萬分”墨羽臉上帶著歉意的對著他們兩個人說道,“如果真的可以的話,我真的不想教你們也牽連到這裡麵,但是與其冒險在那個地方拚搏一番,也總歸回到那些高階妖獸手中任他們宰割。”

“還不都是因為你這個傢夥”司雨陰沉著臉,總算是說出了話,“如果不是因為你的話,我們也不至於淪落到這種田地”

一聽見司雨說出這句話,淩旵立刻也是瞪大了眼睛。

這是怎麼回事?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